Pangpang

窒息

就是

闭着耳朵
用自己的标准
去衡量你的状态和情绪

一切都是不动声色的,不再情绪化,不再偷偷想念,不再轻易被打倒,也不再回头看

我都知道的
不过破罐子破摔而已

情绪像是慢慢在流失着
说不清好坏
闭上嘴人也变得麻木起来
好像是有很多事要想的
连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眼睁是黑暗眼闭时恐惧
总是想不明白
终究是争不过时间了



不要忘了
你最初想要的只是个拥抱

讨厌麻烦人
也讨厌被麻烦


喘不过气了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想把自己溺死

震耳欲聋的鸣叫
仿佛又回到高三
耳边每天都是轰隆隆奔跑的火车
手不会动了
说不出话了
眼泪倒是不值钱了
自己觉得病了和别人说有病真的是两回事

“还有什么比我更重要的事吗”

“有啊…离开你”